孙杨为何不吃猪肉? 不要总认为反兴奋剂机构双标

vanlt 4280 2020-09-16 10:31:12

孙杨和母亲 孙杨和母亲

  本文转自资深足球记者贺晓龙

  孙杨拒检,尘埃落定,但关于孙杨拒检引发的种种兴奋剂话题似乎还乱成一锅粥,我很想给大家理理头绪,说说这兴奋剂到底是咋回事,到底哪个国家才最敢吃药?

  1,孙杨母亲曾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我们儿子已经十几年没有吃过猪肉了”。孙杨为什么不敢吃猪肉,因为担心吃到瘦肉精从而误服禁药。孙杨已经有过误服的经历被处罚过,有不少网友质疑孙杨当初的误服理由,但在兴奋剂问题上,标准只有一个:官方认定。查出来了,你就是药罐子,没查出来,你就是清白的,官方认为你是误服,就是误服,否则喊破天都没用。

  2,对于误服兴奋剂的认定,就像这次孙杨案件的法庭审理一样,官方有一套严格的程序,有自己严密的逻辑。比如1999年刘国梁尿检呈阳性,但后来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对刘国梁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密切跟踪,认定刘国梁查出的表睾酮分泌过高是内源性而非来自外源性,让刘国梁洗清冤情。同样,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中国女排名将巫丹尿检呈阳性,仅仅是奥运会期间禁赛,没有追加处罚,因为巫丹只是吃了不该吃的止咳药。

  刘国梁与巫丹被豁免,一是服用违禁药品对从事的项目的帮助可以忽略不计,动机上解释不通,二是查出的药物源头可以谅解。

  3,每名运动员被查出服用违禁药品时都拿出误服的挡箭牌,但能打动处罚机构的并不多。中国田径曾有两次有名的厕所门事件,先是长跑名将孙英杰,被禁赛后解释说,在一次聚会中上厕所,有人陷害她给她水瓶里下了药。后有短跑名将王静被查后表示,比赛前自己上厕所,回来发现包里多了瓶水,也没多想抓起来就喝,喝出了兴奋剂。两次厕所门的解释都过于勉强,别说国际反兴奋剂组织了,连国家体育总局这关都没过去。

  4,运动员因服用兴奋剂被禁赛,大多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毕竟不是罪不可赦,但也有无法原谅的兴奋剂问题,那就是集体有组织地服药。以前东德为代表的东欧运动员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初之前创造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女子田径纪录,个别纪录已经沉睡了30多年,至今等待外星人来打破。

  国际反兴奋剂形势的巨变有两个时间节点,一是柏林墙的倒塌,二是1994年血检手段的出现。柏林墙的倒塌导致集体吃药的东欧国家体制的巨变,而血检手段的出现让以前拙劣的吃药手法无法躲藏。血检前最常见的兴奋剂是类固醇,现在类固醇太低端了,类固醇最大的副作用是让女选手长胡子长喉结,这样的运动员二三十年前非常普遍。

  5,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血检手段出现后,更隐蔽更恶劣的服药手段也随之应运而生。国际影响最为恶劣的就是近些年多次被集体禁赛的俄罗斯人,因为他们居然把兴奋剂检测通用的AB瓶给干开了。药检人员在给孙杨进行血检时采了两个瓶子,A瓶药检人员带走,B瓶孙杨留着冷冻起来,一旦A瓶呈阳性,就进行两个瓶的比对,看看血液是否一致,因为理论上药检人员在回到实验室打开A瓶后存在着做手脚的可能。

  正常情况下,两个瓶子在不破坏封口的情况下都无法打开,保证了药检的公正性。但俄罗斯人硬是采用技术手段把瓶给干开了,这种行为会导致国际反兴奋剂体系的坍塌,不把你集体禁赛,天理不容。如果俄罗斯检测机构干开了A瓶,会让服药运动员躲过处罚,如果他们干开B瓶,会在A瓶呈阳性后两个瓶子的比对出现问题。

  6,中国反兴奋剂行动也有一个节点,就是90年代中期申办2000年奥运失败后为申办08奥运做准备的那段时间,国家把反兴奋剂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让中国田径中国游泳两个兴奋剂重灾区得到了彻底有效的治理。

  马俊仁的故事就不用再说了,马家军的神话就是一部赤裸裸的服药神话,他比较厉害的地方在于传统的尿检手段查不出来,自从国际采用血检手段时,马家军为躲避飞行药检经常躲到深山老林里。但这终究不是个事儿,干脆解散算了吧。马俊仁只是当时中国田径的冰山一角,93年全运会女子田径创造了一批全国纪录至今无人能够接近,我现在年龄不算大,但一些纪录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会被打破的,比如女子跳高、跳远、100米栏、七项全能等。中国女子短跑现在很牛很牛了,4乘100米接力世界水平,但看看她们哪一个选手敢叫板全国纪录的。

  7,在国家出重拳治理之前,中国游泳也是在国际上让人咬牙切齿的队伍。94年世锦赛中国夺取了女子半数以上金牌,那时候吃相非常难看,有一次去澳大利亚比赛过海关,一位中国女运动员背了一大包药被拦下,这名选看大事不妙手撒腿就跑,被海关警察给就地摁倒,丢人丢到家了。

  但90年代中期国家开始对兴奋剂的全面治理整顿后,中国田径和中国游泳也经常在大赛中出彩,却很少被质疑。除孙杨外,刘翔、徐嘉余这些世界冠军赢得的都是对手的尊重和祝福。为什么?可信。现在中国田径奥运会最有希望拿金牌的是女子竞走和女子铅球,女子铅球我们的王牌选手成绩一直稳定在20米出头,妥妥的世界头牌,但事实上中国的全国纪录是21米76,而且是87年创造的,现在谁敢在比赛中投这么远,会被其他人打死的。

  8,我其实想表达的观点是,第一,兴奋剂不是洪水猛兽,是任何一个领域都无法避免的作假现象,而且中国体育20多年来的反兴奋剂工作也是国际社会得到认可的。但我们必须意识到,运动员吃药就和这个世界上的违法犯罪一样,永远无法杜绝。哪一天,我们的一位明星运动员被查出禁药,不要认为天塌下来了,那只是个别现象,任何国家都可能发生。我们认真想一想,中国体育的六大王牌,除举重外,其他乒乓球、羽毛球、体操、跳水、射击都是和兴奋剂没多大关联的项目,谁也不能否认我们的成就。出现禁药问题,不要捂着护着,咱们就举双手支持处罚,那多敞亮,捂着护着倒显得心虚。

  第二,不要老认为国际反兴奋剂机构有什么双标,澳大利亚美国不经常有人落马吗?我以前说过,自行车之王阿姆斯特朗是被美国自己干掉的,琼斯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因吃药坐牢的人,当然罪名不是服用兴奋剂,而是因为在法庭宣誓后屡次撒谎,藐视法庭罪使然。

上一篇: 无法入境马尼拉征亚团赛 中国香港队赴欧洲备战

下一篇: 2019全国沙滩排球巡回赛总决赛28日海口开赛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