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羽全英赛遭遇滑铁卢 东京奥运摸底出“疫”外

vanlt 341 2021-01-23 09:32:01

陈雨菲获得女单亚军陈雨菲获得女单亚军

  曾经的金牌之师中国羽毛球队,在全英公开赛上遭遇滑铁卢。破纪录般的惨重失利,既是当下之痛,更有奥运之忧。当“吃老本”没能换来保守取胜的结果,当一个个“保险”集体失灵,伴随着失利与质疑,就任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已15个月的张军迎来了上任后最大的信任危机。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章丽倩

  ·25年来,国羽第一次在全英公开赛上没有金牌入账。·21年来,国羽第一次在男单项目中未能跻身四强。

  ·卫冕女单冠军失败后,陈雨菲失去了世界第一的排名,同时她决赛九连胜的纪录也被终结。

  ·女双头号种子陈清晨/贾一凡爆冷止步八强。

  ·郑思维/黄雅琼、王懿律/黄东萍,被外界认为最稳的混双“双保险”集体失灵,这是他们首次在国际大赛上同时无缘四强。

  遇滑铁卢或难奥运满额张军吃老本陷信任危机

  “李宗伟接班人”,不少马来西亚男球员都曾被赋予过这一期待,如今,接力棒被交到了李梓嘉手中。22岁的他,此番是第一次参加全英公开赛,结果就闯入了男单四强。对马来西亚体育界来说,这是一则鼓舞人心的消息,但对遭遇滑铁卢的国羽而言,则是一记响亮的警示。

  并不是说不该给老将机会,但在男单人员配置已显露竞争力不足的情况下,“吃老本”真能换来保守取胜吗?伴随着失利与质疑,就任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已15个月的张军迎来了上任后最大的信任危机。

  本届全英公开赛,国羽无金牌入账,这是近25年他们最差的全英赛战绩;男单方面,21年来首次无人跻身四强;男双方面,获得奥运席位的仍旧只有李俊慧/刘雨辰一对,在国羽立志要满额参加奥运会的路上,男双成了明显短板。目前,国羽在男单、女单、女双和混双项目各有两人选手满额入围,只有男双还在奋斗的路上,且韩呈恺/周昊东距离奥运资格还差7000多分。

  是的,虽然女单的陈雨菲和女双的杜癑/李茵晖均未能在决赛中夺冠,但与男队的情况一比,显然后者才是“重灾区”。目前外界对张军的质疑,也都集中在此。

  去年1月,在张军刚就任中国羽毛球协会新一任主席那会儿,他就指出了国羽成绩下滑的问题所在:一是队内新老交替,二是其他国家提高了对羽毛球的重视,有了提前部署。如今15个月过去了,若说女队已有起色的话,那男队可就不禁让人疑惑“时间都去哪了”。尤其在曾经最让国人自豪的男单上,仍旧是以林丹、谌龙、石宇奇为主打,这“二老带一新”的阵容与其他国家协会那些20岁上下的年轻面孔一比,着实反差明显。

  36岁的林丹、31岁的谌龙、24岁的石宇奇,从发掘新人的方面来说,自2016年里约奥运会落幕至今,国羽男单也就石宇奇这一位独苗算得上是正式“出道”了。然而,由于在去年的印尼公开赛上撕裂了脚踝韧带,他的奥运夺分计划和状态都受到了明显影响。在本周更新的男单世界排名中,谌龙第五,石宇奇第九,林丹则排在第19位。

  因为被确诊为早期鼻癌,且康复后的身体难以再承受高强度训练,所以李宗伟终于有了把担子交给年轻一代的决心,所以22岁的李梓嘉有了接过前辈传承的机会。哪怕大赛经验不足,哪怕技术和心理仍需磨练,这个马来西亚年轻人都已在上路。那么,曾经辉煌的国羽呢,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痛下决心呢?

  第五届奥运会?林丹已机会渺茫

  一项拥有百年历史的著名赛事,一位曾垄断羽坛的36岁老将,他们之间曾有过很多美好回忆:与谢杏芳携手登顶后的“一吻定情”,与李宗伟惺惺相惜的“林李大战”,还有曾在此六度折桂的辉煌。但在过去的这一周里,林丹却是匆匆地来,又匆匆地遗憾退场。

  输给队友谌龙,止步全英公开赛男单第二轮,这让林丹第五次参加奥运会的希望愈加渺茫。尤其受疫情影响,国际羽联已为3月16日至4月12日之间的世界巡回赛按下了暂停键,奥运抢分大战从未像今年这般前途未卜。除非出现重大转机,不然,东京奥运会的大门其实已经对林丹关上了。

  按照东京奥运会羽毛球项目的参赛规则,2019年4月29日至2020年4月29日为奥运积分周期,运动员在该周期内所获积分最高的10站比赛,将在之后更新公布的那期世界排名中体现,而世界羽联将以此为依据去分配34个东京奥运会男子单打参赛名额。并且,一个协会最多只能拥有34个席位中的两席,且获得名额的这两名运动员,必须在当期的世界排名榜中名列前16位。

  国际羽联在宣布旗下赛事暂时停摆后,又作了补充说明,表示将在本周就奥运积分相关规定有进一步的跟进动作。但现在的情况是,无论从奥运积分排名还是国羽队内排名来看,林丹都挤不进奥运入场券名单。国羽男单可以拿到满额的两席,谌龙和石宇奇虽也是“全英赛滑铁卢”中的一部分,但他俩在过去近一年奥运抢分大战中的整体表现仍优于林丹。原本,全英公开赛这场1000级别的奥运积分赛该是他最好的赶超机会,如今也熄灭了希望。

  今年年初,林丹在东南亚的三站比赛中接连“一轮游”。2月中旬,当国羽启程赴英国训练时,林丹又因签证问题未能及时随队,直到两周前才终于和队伍会合,错过了半个月的特训。看着林丹在赛场上一次次折戟,他的不少支持者都表示了心痛与惋惜。不许人间见白头,这才是竞技赛场上最理想化的谢幕方式,只是眼见着林丹坚持至今,大家也只能期待真有奇迹发生了。

  奥运动荡名额未决 已成选手心头通病

  疫情对运动员的冲击,并不局限于如多米诺骨牌般被推翻、叫停的全球赛事,奥运前景悬而未决得越久,对他们身心状态所造成的影响,很可能也就越大。

  从1月下旬的印尼大师赛,到上周的全英公开赛前,国羽都处于没有比赛可参加、只能埋头训练的状态。这一因素虽不足以构成国羽“全英赛滑铁卢”的充分理由,但它的负面作用不该被全然忽视。从中国跳水队,到中国短道速滑队,他们不约而同地于近期办起队内赛,其原因正在于此——要避免“只训不赛”,以防运动员的身心状态被拖入到一种或疲惫或紊乱的状态。

  然而,在疫情全球攻势的作用下,正有越来越多准奥运级别的运动员,被卷入到这一负面状态。英国田径运动员盖伊·利蒙斯,他是第一个公开站出来表示东京奥运会应当被推迟举办的英国运动员。

  “如果英国政府说疫情高峰将在5月或6月左右出现,那就可能办不了奥运资格赛。澳大利亚的比赛也已经取消了。我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欧洲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2019年的欧洲室内田径锦标赛中,利蒙斯曾任英国队队长。同时,他也有望代表英国参加东京奥运会的男子800米比赛。“我们不知道情况会有多糟,目前所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国际奥委会和全世界都希望奥运会能取得成功,但如果要做到这一点,我坚信比赛需要被推迟。我不相信它能在一切照旧的情况下如期举办。”

  在利蒙斯看来,推迟举办奥运会才是对运动员、对公共安全负责的做法。“如果他们至少推迟到10月举办,或者推迟到2021年、2022年,我会很高兴的。至少这会让运动员们有时间去做计划、去进行训练,更重要的是,有时间让这种病毒稳定下来。”

  曾在奥运会上担任英国田径队队长的戴·格林则表示,在没有资格赛的情况下如何去争取奥运名额,这是一个让人很困扰的问题。“如果我们在未来几个月内都不能参加国际或国内的比赛,那么很多运动员将无法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这已经不是奥运会能否继续举办的问题了。”

  为了应对疫情危机,国际奥委会已经在围绕东京奥运会筹备及后续可能采取的行动,与各国奥委会和运动员代表展开讨论。其中,奥运名额的分配正是核心问题之一。“那些已经获得或即将获得奥运资格的选手,他们正面临无法参加国际比赛的困境。还有一些国家甚至不得不根据过往的战绩来确定参赛选手。”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承认道。

推荐阅读:如何快速去痘印

上一篇: 东京地标晴空塔“亮新”迎接奥运会 吸引游客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