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观:比日本人更想办东京奥运会的人 原来是他?

vanlt 176 2021-01-05 10:31:59

  20日,东京奥运会圣火从希腊运抵日本。受疫情影响,日本国内的火炬接力计划将大幅缩小规模;东京奥运会多项资格赛被迫推迟或取消,多项测试赛取消或闭门举行;日本奥委会副主席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关于奥运会的举办没有利好消息,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日又表示,不会缩小规模办奥运 ,东京将举办一届“完整”的奥运会和残奥会。

  东京奥运会能不能如期举办,已经成为全世界关注的问题。然而这个问题,或许无法由某个人或某个国家来回答。原本互相叠加的五环被拆分开,各自独立,这幅另类的奥运五环图,正是当下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写照。没有人知道,疫情会在何时以怎样的方式结束。而现在,除了日本人想办一届成功的东京奥运会,还有一个人更期盼7月24日奥运圣火的点燃,他就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巴赫说“东京奥运会没有资金问题”

  当日本出现新冠肺炎疫情扩散时,国际奥委会没有叫停东京奥运会。那时,大家更多关心的是,只要日本能控制住疫情,那到7月举办奥运会应该问题不大。现在,当疫情成为地球家园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危机时,国际奥委会还是认为下判断为时尚早而缺少应对预案,不免就有些一叶障目了。

  17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国际奥委会主要工作人员以及33个即将参加2020东京奥运会的体育单项联合会共同举行视频会议。巴赫透露,2020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筹备工作正按原计划有序推进,奥运会开幕式将于2020年7月24日举行。在笔者看来,这样公开场合释放的信息,足以传递出巴赫全力支持奥运会如期举办的决心。

  巴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奥委会正在评估东京奥运会受疫情影响的各种不同情况,但取消东京奥运会不在考虑范围。“取消赛事不在我们的议程上,我们致力于举办一届成功的奥运会”。

  不想取消或是延期奥运会,因为背后牵涉到经济利益。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奥运会延期无疑会影响到包括赞助商、转播商和各个国家职业联赛组织等众多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更是对奥林匹克运动在全球影响力的重大打击。据估算,日本目前筹备奥运会已耗资约250亿美元,达到最初成本预算的4倍之多。

  在被问到奥运会延期或取消,国际奥委会和东京政府能不能承担经济上的损失时,巴赫的回答很逞强,“国际奥委会目前不存在任何现金流的问题,而且目前据我所知,东京奥组委也没有类似的问题。”

  以往高昂的支出,让一些经历经济低迷的国家降低了对承办奥运会的热情。以改革者姿态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巴赫,一直不遗余力地为奥运会打上与时俱进的烙印。倡导新的申奥理念,增加奥运项目以吸引年轻人,巴赫当然不想让他一手推动下的东京奥运会轻易流产。

  奥运会应尽快制定“B计划”

  “这场危机之所以如此独特且难以克服,正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没有人能在今天预测明天的进展,一个月之后又是什么样,更别提四个多月以后了。”笔者认同巴赫的这句话,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有一点,以目前疫情的发展,国际奥委会完全可以大致有个研判,从而为下一步决定提供参考。

  欧洲已经成为疫情的风暴中心,美国也因为加大检测力度而使得确诊病例破万。如果能像中国这样有效地控制疫情,那起码也需要2个月的时间。而奥运会不是请客吃饭,等人到齐,开席了上桌就行。运动员参赛先得获得奥运资格,其次还需要规律系统的训练,这些前期准备都在因为疫情而变得异常困难。

  在全球体育赛事纷纷取消或推迟的背景下,18日,国际奥委会与全球220名运动员代表进行两个多小时的电话会议,鼓励所有运动员全心全意备战奥运,这也引发不少运动员的抱怨。运动员不清楚在资格赛取消后如何晋级奥运,担忧在备战过程中感染病毒等问题。受疫情影响,一些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被迫关闭,有运动员担心,有人借机使用兴奋剂。还有一些运动员抱怨说,虽然很期待奥运会,但还是希望东京奥运会能有B计划,让他们尽快调整训练计划,减少不必要的风险。

  日本冲浪选手卡诺亚·五十岚有望在冲浪这一新增项目中摘得奥运金牌,他的观点具有一定代表性。“为可能取消的事情去做准备、去调动自我,的确有点困难。此时此刻,我有些不确定。毫无疑问,每名运动员内心深处都希望参加奥运会,但不是我能定的。无论发生什么,都是有原因的。我正在努力保持积极的心态。”

  西班牙奥委会主席亚历杭德罗·布兰科也有同样的担忧。他说,在当前形势下,西班牙运动员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未来两周无法训练,而是这种不能训练的情况可能还会延长。“我们的运动员不能训练,按计划举行奥运会将出现不公平的情况。我们希望奥运会顺利举办,但前提是保障所有人的健康。”

  近日,因为体育赛事而传出的运动员被感染消息,或许会让国际奥委会重新审视奥运会的安全问题。海外征战的中国重剑队3月6至8日在匈牙利参加世界杯大奖赛,近日回国后查出三名队员核酸检测阳性,确诊感染新冠病毒。韩国媒体报道,韩国国家击剑队3名击剑运动员在匈牙利参加比赛后,也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上周全英羽毛球公开赛有3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他们均来自丹麦羽毛球队的拉拉队。这一消息也让参赛的中国队和韩国队担心了一把。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5万例,死亡病例累计1万余人。前英国奥委会主席塞巴斯蒂安·科认为,东京奥运会面临的危机,可能要比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遭遇的大规模抵制还要严重。“这项运动一直倡导着公平的竞争环境,所以我们才不会因为有雄心壮志而感到羞愧。现实不会是一切都令人满意的,但我们仍然要深入研究应对策略。”

  现在看来,与其一再声明东京奥运会不会取消,巴赫和国际奥委会不如制定一些切实可行的预案,这样才能给运动员们更多的信心。

推荐阅读:

上一篇: 中式台球大师赛办出国际高规格 欢迎回家四字催泪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