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长脚的武侠网球丨业余晋级之路

vanlt 7382 2020-07-26 14:35:45

原标题:长脚的武侠网球丨业余晋级之路

长脚,1992年以前在学校打了两三年羽毛球,不是校队,是每天下课去占场地轮流打一个小时那种,然后开始零零散散的打了一段时间的网球,96年正式加入业余网球队,开始固定每周打球,,到今年算正式打球24年了,爬到了4.5的水平,走了很多很多的弯路。前几天看了一个网文,用郭靖的武功成长来说网球,这里正好借题发挥,说一下我的武侠网球的概念。

之所以说是武侠网球,是因为我的网球进步,很多是看武侠小说体会出来的。打球24年,没有教过一分钱教练费,所有的方向和方法都是自己蒙着头瞎冲,瞎琢磨,还有和球友的交流沟通,互相学习,就像是一个无门无派的小散人,行走江湖,没有门派师长的教导,没有师兄师姐的照应,硬着头皮网前冲,凭的就是年轻和热血。当时看电视看的是桑普拉斯,就买了一块盗版的pro staff 6.0, 装模作样的跟着电视学单手反手,一直没有搞清楚怎么发力,也没有合适的人教,也没有钱请教练,而且周边朋友的水平都不高,也没有得到太好的指导,不像现在网络发达,可以到处请教,就这样自我耽搁了19年,开始了没有反手技术的闯荡江湖的历程。

当时年轻热血,身体轻瘦反应快,打了两三年羽毛球,所以发球和网前截击能借鉴到羽毛球的打法,东方式握拍,底线不会发力,总是发完球就冲上网前,没有半截击,不做任何相持,因为一相持就丢分,接发球也一塌糊涂,全凭运气。所以当时想想,武当少林,自己属于哪一派呀?这种街头烂仔的打法,估计哪一派都不会要我呀,当时觉得自己走的快剑阿飞(古龙小说多情剑客无情剑里面的人物,那时候庆余年的五竹还没有写出来)的路子,我的剑,不是格挡用的,只用来刺,我比你快,就能先得分。结果97年去广州的一场比赛,4:1领先,被对面的两个大叔,退到底线放高球,硬硬的磨死我了。

然后开始改正手了,改成半西方式握拍,开始底线可以相持几拍了,但是依然不喜欢练球,一去球场就开球打比赛,还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以赛代练。所以一直到2003年,大概6,7年里面,一直没有太多的进步,依然没有接发球,没有反手,没有半截击,底线正手也烂的不行。那时候也没有想过好好练一下底线,练一下基本功,心里面是看不起少林派的,觉得他们死板,只会在底线死抽烂抽,不懂网球的最高境界是上网。(请原谅当时的年少轻狂)但是当时真的打网球的人数不多,大家起步都晚,所以眼界也不开阔,也没有碰到太多高手,自己总结打球是靠“势”,带一小瓶白酒在球包里,上场前喝一小口,更快嗨起来,更快热身,更快进入状态,网前跑动很多,抢网抢的很凶,喜欢对着对方喊叫,得罪了人也不知道。(在此向这么多年被我在球场上面得罪过的球友道歉)但这种凶狠的气势,确实在大家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让我赢了不少球。那时候是啥帮派的?混码头的斧头帮,靠凶靠狠。

2004年,被一个水平比我差,但是行走江湖很多年的前辈当面指出,“你哪里有接发球呀”,才开始反思自己,这个秘密,连他都能看出来?当时正好在看黄易的“大唐双龙传”,里面寇仲看到水井中月亮的情景打动了我,现在也懒得去找原著的描写,百度上面是这样介绍的,“当把精神集中如井中之月时,身边的一丝一动都如映入井中倒影一样清清楚楚。也如映中之月一样,当你把一颗小石子丢入井水时,你的精神也如井中之月一样随外界的动而动。是一种很厉害的精神心法。”原来如此,从此顿悟,每次接发球以前,平静呼吸,想着一颗网球如小石头丢入井水,泛起一圈一圈涟漪,越来越大,越来却清晰,这么大的击球范围,怎么可能击不中来球?呵呵,从此接发球上了一个台阶。

我可能属于脑子比较迟钝的,总是要有人当面告诉我我的不足,才会正视自己,早在97还是98年,珠海的一个小比赛,我进了4强,中间去吃饭,路上碰见两个小姑娘球手,碰见我一喜,然后大声对我说,“叔叔,我记得你”,,,心里暗爽,才进4强,就有小粉丝了,?“你就是那个发球动作好怪的人”。。。。你这么说话,以后我不给你签名了,,,从此把我的360度绕体两周半回环的发球动作改了。。也不记得是哪个小姑娘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这件事,如果有一天有机会碰到你,我一定带你去珠海南油酒店,最幽静的那一栋贵宾楼,莲花楼,大堂前全是树荫的那片网球场,发一个球给你看看,动作还怪不怪?所以不一定要在少林,哪里都有机会碰到扫地僧,或者扫地妹的。

还是2004年,碰到一个神人,一个真正的网球扫地僧,X哥,学球一年半就开始陪我出去打比赛,跑的快,脑子好,会的少,真的,不是说笑话,会的技术动作很少,只会一个技能,放高球。就这样,他在底线放高球,我在网前游击,骚扰,抢网,配合默契,胜利无数。那时候很快乐,每天打完球就是吃饭,喝酒,聊网球,就是从他身上,学会了我最痛恨的技能,放高球,1997年一败,7年之后才想明白,网球截击的那位球员的后场高球,不就是寇仲刀法里面的遁去的一吗?那就是攻之必守的空门呀,(详情见黄易的“大唐双龙传”),,业余接发球挑高球然后上网,对我这种没有底线,没有半中场的人,真是太好用了,完全避开我所有的弱点,上网去干就行了。这个时候,才真正明白有组织,有门派的好处,有师门前辈安排你的搭档,组织你的学习,配套你的打法,早早的就有系统了。而我,浪费了8年,终于形成了我的第一套组合拳。

还是2004,我终于花钱去参加了一个教练员培训班,不是学习怎么打,而是学习怎么教,成为了国内第一批RPT国际专业网球协会注册教练员,走的是欧洲的教练系统,当时觉得咱自己无门无派,不能让我的学员也无门无派呀,现在终于加入了天下第二大门派,也补充了我理论基础不牢固的短处,感觉很是挺兴奋的,就像郭靖一下得到了全真教的认可,或者得到了丐帮的认可一样,这下咱们也是名门正派啦。

挂着名门正派的幌子,拥有了自己的组合拳,2005年开始,真的开始出成绩了,开始可以赚到比赛奖金了,当然,是可笑的一点点,经常是入不敷出的,因为经常奖金1000,但是大家吃饭喝酒庆祝一下,就花2000块,但是战胜各种对手的喜悦,确实永留心底的。最激动的是2005的湛江团体赛,9年球龄的我,和2年半球龄的X哥配合,打决赛,团体的第五点,本来准备躺赢的,结果球队请来助拳的高手全部熄火,打到2:2,对手是省队的女神配一个业余的高手,没有人对我们有信心,我们这个点明摆着是炮灰点,全场瞩目的一场强弱悬殊的比赛,我们却神奇的一直咬住比分,X哥在后面控球,我在前面抢球,不知疲倦的奔跑,勇猛凶狠的抢截,最后竟然赢得了比赛,当观众和队友把赞扬和掌声送给我俩的时候,我感觉到,我摸到了突破的天花板了。这就是武侠小说里面经常说的,碰到了突破境界的瓶颈了。

真正让我突破的,还是2005年,坐飞机出省去海南打比赛,赛前信心满满,结果第一场球就遇到了难缠的对手,对面两个牛皮糖型耐磨选手,比赛晚上8点开始,赛前大家说,等着打到天亮吧,对我来说,比赛从所未有的艰苦,对方所有的球,都挑过我的头顶,让X哥补位然后再挑回去,我一直碰不到球,勉强打后退高压全部下网,所有的球都是X哥处理,他不失误,一个人赢下了整场球。。后面的比赛,球手越来越强,球速越来越快,却越来越对我的胃口,不怕你快,就怕你不打给我,最难受的是摸不到球,能摸到的球,我就有7成把握打回去,有5.5成把握得分。那一次比赛之后,我知道,天花板碎了,我不再是3.5级别的选手,我进4.0了。

之所以花这么大的篇幅,描绘4.0破境这个环节,是因为,我始终觉得,黄易的武侠,更多的第一人称的视角,他能说出一些不同境界的感悟,这些是金庸和古龙,温瑞安都没有办法表达出来的一种意境。比如他说的寇仲一次破境后,能感觉到沙鸥飞翔的轨迹,和鱼儿转身的弧线,我当时未必明白,但当我破境以后,我真的能够看穿对手的一些意图:对方多侧一点身,我知道他可能要打直线了;对方稍微一后仰,我知道他要准备放高球了;对手接发球假装不看我,我都能感觉到他的跃跃欲试,肯定是接发球走直线想打我一个下马威;4.0以前是知己,4.0以后是开始知彼了。

知己,是知道自己可以打什么球,知道你打过来的球,我能不能处理回去,能不能得分,知道我能不能把球打到我想打去的地方;知彼,就更进了一步,知道你会把球打向什么方向,什么位置,我提前去等,知道我的球打去你的反手前场,你会吊高还是放短,知道了你接发球都是吊高球,我就不站的那么贴网,退后两步,等你的高球就好了。

也许,一个训练有素的名门正派出来的球员,早早的可以领悟这些,这些套路,他的师门前辈会系统的教给他,但是这些,确实是我花了近十年时间,经过若干比赛,凶狠厮杀,才总结出来的,所以当我作为一个教练的时候,我就开始像金毛狮王教育张无忌一样不断的给初学的学员灌输,网球第一定律,宁愿出界,不要下网。宁愿出界,不要下网。不要下网。不要下网。我要让我的学员知道,他是花了钱请教练的,他不能走我蒙头乱撞的老路,他请了教练,他的教练是有根脚,是有理论体系的,是有系统教案的,不会让他走弯路浪费时间的。。。当然,一个好教练,要教给不同的学员不同的东西,是必须能做到因材施教的。我有一个学员,14岁,1.84高,喜欢打篮球,弹跳力好,喜欢表演扣篮马上出国,出国前,家人逼着他来学网球,他跟我说,不想上课,最讨厌底线拉球。那好吧,我教你发球吧,你就拿个拍子把球往对方场地里面砸,怎么样?我给你三个目标点,你砸中了一个,我做5个俯卧撑!他最后坚持了整个暑假。而我呢,我胸肌比以前大了。。

长脚自己知道,只做到知己知彼,只有一套组合拳,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弱点依然很明显,2004年-2014年的这十年,我依然没有反手,没有半中场,正手底线也是徒具其表。但是,不是每个对手,都能够让我露出弱点,能够制造机会,攻击我的弱点的,因为我很会掩盖自己的弱点,发完球就上网,接发球挑一个高球就上网,甚至对方中场高压球,我都不退,就在中前场防守,然后尽快上网。2008年,我在江门打比赛,进了决赛,一个很虎的珠海哥们,坐在场边帮我加油,然后虎里虎气的大声嘲讽我,没反手,没反手,巨没反手。于是球都冲着我的反手来了,这下出名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没反手。从此我就开始苦练反手技术,然后带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反手重新杀回赛场,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这个是书里的故事,不是我的处理方法,我很懒,才不会那么笨,花时间去练反手的,我有办法处理好这个问题,怎么办?那就是,换搭档,我站一区,中间的球,我的反手位的球,我统统不接,都让给搭档,让他在底线跑来跑去,我上去网前得分,耍威风,出风头,多赚便宜呀。

对方知道我的弱点,没有关系,我也可以知道对方的弱点,大家参加比赛,我尽量找机会提前去看看对手的比赛,看看对手是左手还是右手,喜欢发球在什么落点,发球是平击还是上旋,侧旋重不重,喜欢发球上网还是喜欢在底线,喜欢攻击什么位置,一般用什么方式拿分,一般在什么地方丢分,喜不喜欢冒险,有没有经常走直线,有没有挑高球?一般看一会儿心里就有数了,然后赛前热身,大家互相热身,我会同样的球,多给他几个试试,比如给对方5个正手,5个反手,看看对方回球的质量,评价一下两个对手哪个更弱,哪个的某一项技术有缺陷。这一套东西,我从2005年开始形成习惯,一直用到现在,其实是个系统的东西,教练讲对敌技巧的时候,都会传授,可怜我这个无门无派的小散人呀。

4.0的阶段,停留了很久很久,2006年,我搬到中山市郊的一个小镇居住,网球人口少,往来珠海打球不太方便,打球的热情也随之下降了,球打少了,自然水平上不去,2012年以前还参加单项的男双比赛,还能进决赛,后来再参赛,就总是8强,4强的名次,从东邪西毒的地位,掉到铁掌帮裘千仞的地位,那时候的感觉,大家的水平都提高了,比赛的激烈程度提高了,每一场球都不容易打,我38岁了,体能下降了,再没有办法维持网前大范围的爆发抢截了,基本体能到了4强就耗光了,自己吃老本吃不动了。2012年以后,就只能跟着团体混,打团队赛比较多了,队伍强就能拿名次,队伍不强就吃灰,但是强队又不太愿意和我组队,因为40岁以下组,我的胜率明显不高了,深圳有一大批年轻好手,球速,球质,身体素质,体能都明显比我好,我到了4强之后就很难赢球了,又不太想刻苦球,就混着吧,地位就像门派里面的第N师叔,地位不高,水平不高,辈分不低,很有鸡肋的感觉。

2015年,X哥回归了,前段时间他由于投资方向的原因,去了三亚差不多6年时间,令我大跌眼镜的是,6年时间,他进步神速,我单打打不赢他了。。以前的他是只会放高球,完全没有截击,没有高压,现在中场高压我都让给他打,他的高压得分率比我很高。真想不明白,三亚这种网球氛围贫瘠的地方,他怎么还能进步?三亚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我说的X哥是谁,他在三亚的时候确实带动了三亚的业余网球发展,一直组织小型比赛,维持网球圈的热度,但是我关心的是,他怎么进步的,练了什么邪派武功?不过看他的样子,毛发旺盛,不像练了葵花宝典呀。他的答案是,没有什么捷径,多挥拍,早晚吃完饭,去沙滩散步的时候,带着球拍,正反手的挥,分腿垫步然后正反手截击,练了6年。

这一下激起了我的斗心,他都能进步,我为什么不能?

一直说有组织,有门派,有师长,有师兄弟,就有进步,X哥回来以后,我结束了独居小镇,没有人练球的尴尬状况。我们住在珠海的边边上面,一个行政属于中山市的小镇,三乡镇,我,X哥,X嫂,三个人号称三乡第一男单,三乡第一女单,三乡第一男双,三乡第一混双,三个人练球是有些苦恼,没有办法打比赛,就1打2,,一个人打两个,单打线对双打线的这种练习赛,还创造出不少1对2的单项练习的技巧,也终于结束了我19年没有反手的光荣历史。现在接发球已经不站一区,可以站二区了。

期间对我帮助很大的,还因为一些网球相关外围的事情,也得益于珠海新建了横琴网球中心,搞了itf挑战赛,举办了wta超级精英赛,我考了网球裁判证,参与了裁判工作,做了itf运动员的陪练,在电视台当了特约转播嘉宾。这些经历都对我提升网球的理解,起到了很好的帮助。站在球员的对面陪练,你才知道他们的节奏有多快。站在球员的后面,你才知道他们的发球跳的有多高,一场一场的转播,让我潜下心研究战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正当我准备春风再起,风骚一把的时候,2017年,一次比赛中,右腿肌腱断裂,手术缝合后卧床休息,6个月没有打球,这是否就是等于散功重修呀。

庆余年里面,是这样解释的,气山雪海储存真气,气山雪海的容量受经络强度限制,想要破境就要打破经络的桎梏,重建更好的经络平台,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身体是储存能量的容器,普通人的能量是没有存满的;高手是能量存满了,身体到了上限,储存不了更多的能量;所以如果想突破这个境界,储存更多的能量,必须不断扩充我们身体的上限,增强我们的肌肉强度。为什么我这里扯这么一段呢,其实锻炼身体强度,是人人都知道的浅显知识,我为什么这里要先神话一下呢,因为对我来说,40岁了,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个时候才发现,我如果要更进一步,必须还是要重新搭建基本功平台,重新刺激肌肉,增加肌肉强度,无异于破功重修呀。。。就这样,我开始了肌肉锻炼,俯卧撑,深蹲,卷腹,平板支撑,反正网球需要的大小肌肉,我都想练一遍,但是懒人始终懒,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肌肉始终也没有强大起来。

正好这个疫情,宅在家里没有球打,就每天挥舞我的屠龙刀,做正反手底线的挥拍,做前点截击的动作,做慢速发球的动作,希望能培养肌肉的耐受度,增加爆发力。给大家看一下我的屠龙刀。

以前是图3那样加重一个250克的网球加重器,后来我嫌还是不够重,就自己改成钢片加重,现在全重738克,每次用屠龙刀挥发球,然后用我的babolatpd的时候,就感觉拎了一个牙签在手里一样,想怎么用力都可以。

肌肉力量上来了,我的心态也上来了,觉得自己比4.0的时候,各项技术都成熟了很多,正手底线稳定,反手不吃亏,半中场细腻,已经突破4.5了,马上要冲击5.0了,雄心壮志也开始冒头了,觉得自己还有可能打青年组的双打了,因为和青年组打,不要求你的球比他们快,只是要求你不怕他们快,还是我上一篇文章,用一张表格分析职业选手怎么打女双,里面说的,业余男双的球速和职业女双的差不多,甚至还没有女子快,都是发球180以下,这种情况下还是可以跟上的。你看谢淑薇,自己没有快球,但是不怕对面的快球,可以相持,可以变线,可以挑高球变节奏,可以上网抢截,现在她和斯特里科娃配合的炉火纯青,进决赛好像回家一样,有可能像退役复出的辛吉斯一样成为冠军制造机。

如果想和长脚交流的,可以加长脚的电话微信,欢迎大家来探讨。(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长脚教练)

责任编辑:

上一篇: NBA球员预计能够继续领工资

下一篇: 内线巨无霸,愿魔兽霍华德再现巅峰!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